9小时车轮战 小邮差看世界之文艺座谈会干货满满

长城会创始人兼董事长文厨先生设下擂台,与八位大咖“煮茶论道”

4月29日,颇为神秘、限制人数、并直播收费的“小邮差看世界之文艺座谈会”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。在主持人、长城会创始人兼董事长文厨的“威逼利诱”之下,八位业界顶尖大咖纷纷脑洞大开,为大家呈现了满满的干货,或关于产品、创业,或关注商业模式和创新,同时阐述他们的心路历程,展现出他们鲜为人知的一面。长谈从4月29日上午9点持续到晚上6点,超长9小时,文厨独自“鏖战”八位大咖,整个战场可谓爆点十足、话题十足、掌声不断。

在谈到此次长谈的缘由时,文厨表示,他认为,有两个品质在交流中是非常重要的:一个是真诚,真诚让对方更加真实的对你;一个是热情,文厨自己天生是一个有热情的人。此次长谈,文厨希望借助这两个品质,以一种轻松的方式,与朋友们一起聊聊,让人们从回答中去了解、发现人和事不为人知道的一面,并和朋友们一同来挑战“双罗长谈9小时”的记录,做一件有趣的事。

参加“煮茶论道”的大咖依次是顺为资本合伙人周航,沪江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阿诺(伏彩瑞),荔枝FM创始人兼CEO赖奕龙,杭州瑞德设计创始人兼董事长李琦,资深互联网人李明远,盛景网联创始人兼董事长彭志强,国家著名神经科学家、清华大学药学院教授鲁白和斯坦福大学物理系教授张首晟。

文厨对话周航

最想见的三个人是谁?
对话中,文厨有个堪称标配的问题,那就是基本都会问嘉宾想见的三个人是谁?各位大咖的回答也各不相同,有的希望见业界领袖,有的希望见跨界大咖,还有的希望见政府领导人。在文厨看来,这背后反映了大咖的一种当下心理状态。

周航想见的是张宏江、王郁洋和余华。理由是,张宏江是AI领域里将AI深入浅出讲得最明白的人。一般人都是雾里看花,基本上属于科普级别。艺术家王郁洋用很多智能化的东西来进行艺术创作,形成一种全新的思考和视角。在文学上,周航很想知道余华对当下的想法。

阿诺最想见的三个人是:周梅森、张小龙或者马化腾、陈宝生。想跟周梅森聊聊,《人民的名义》怎么做到老少通吃,连开会也那么精彩。见一下张小龙或者马化腾,因为想知道如果微信真的跟IOS苹果掐起来,胜算有多大?见陈宝生是因为他是现在的教育部长。

阿诺侃侃而谈

赖奕龙最想见扎克伯格、村上春树、段永平。想和村上春树聊一聊人生和生活上选择的东西,他是按自己方式生活的人。最想和段永平深聊,觉得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却被忽略了的企业家,在网易最低谷时投了网易。在乔布斯去世时,大家都不看好苹果的股价,他却在苹果的股票上大赚。

文厨对话赖奕龙

大咖读书还是不读书?答案非同寻常
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,很多大咖表示自己不读书。周航甚至写了一篇文章,题目叫《我为什么不爱看书》。为什么?周航觉得中国人阅读不思考。中国人真正缺的不是阅读量,而是独立思考的精神。为什么不喜欢阅读?答案是,所有关于商业的书籍几乎不看,周航所希望的是:阅读不是一个别人告诉答案的过程,而是自己在某个领域建构一个重新理解这个事情的框架和逻辑。这是他看书或者在阅读的基本状态。

李琦谈人生、设计和科技

盛景网联创始人兼董事长彭志强的回答更直接:我不怎么读书,我专门写书。最近更是比较忙着写书,在盛景十周年,写点拿的出手的作品,把以前的思想和思考做一下梳理。

被大家亲切成为“院长”的彭志强

阿诺不看书的理由是,霍金说能干的人都要写书。他小时候爱看书,后来不怎么看,什么时候彻底不看书?从十几年前开始学互联网以来就不看。

只有李明远在看书。最近两本,一本是《八月炮火》,这是一个美国很有名的女历史学家写的书。主要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事情:一战之前大家早就觉得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但是欧洲还是一片祥和,怎么走向战争的?作者从德皇威廉的视角看这个问题。另外一本书是《一百个人的十年》。这是中国作家冯骥才写的,反思中国历史上特别的十年的一本书。他也是从人的视角切入,通过一百个不同类型的人在这十年里的经历,思考制度建设上的一些问题。

文厨对话李明远

关于科技复兴,中国正在抵达这样的时代
今年,长城会特意发出了“科学复兴”的倡导。作为董事长,文厨还特别自驾1个月,纵横中原,去呼吁、体验和宣讲“科学复兴”。而今年的北京大会,长城会专门召开了全球科学创新峰会,还邀请到了包括霍金教授在类的顶尖科学家来一起畅谈“科学复兴”。

为此,斯坦福大学物理系教授张首晟对科学复兴的理解是,复兴就是复兴一个伟大的时代。人们看到希腊的雅典学院,当时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在大脑里面。由于信息大量集中,使得他们产生很多原创的思想,因此能有达芬奇这样的人存在,既是科学家又是艺术家。

张首晟教授谈科学复兴

大家认为牛顿是启蒙时代的开山鼻祖,然后到富兰克林(美国著名的科学家、哲学家、政治家,曾参与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)用科学的方法治国。任何科学的思想总是有一个源头,它最终可以归纳显而易见的公理,从公理出发我们可以推出很多定理,这些公理是显而易见。富兰克林基本上把科学的思维方式带到了现实。张首晟认为中国达到了“科学复兴”这个时刻,国家已有一定的财富积累,下一个目标就是科学复兴和文化复兴。

鲁白教授的精彩发言引发现场热烈提问

清华大学药学院教授,国际著名神经科学家鲁白对科学复兴的看法是:科学是一种生活方式。当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把科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,就像我们喜欢音乐、艺术、足球一样。当大众、社会都觉得科学是一种人类智慧的追求时,都像追捧明星那样尊重科学家时,国家就有希望。所以鲁白觉得科学应该是一种大家都来参与和关心的一种生活方式。你在生活当中要是没有科学,生活就显得没有趣。

关于人工智能:机器人也会有道德观念?
人工智能究竟造福人类还是给人类带来很大的灾难?张首晟表示不赞同霍金教授的看法。后者认为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更多的危机,张首晟却觉得机器人最终也会产生一个道德观念。张首晟认为,根本来讲人和机器人没有本质的差别。人是原子组成的,机器人也是原子组成的。人有道德观念,机器人为什么不能有?

他表示,人是原子组成也是细胞组成,其实每一个细胞都是非常自知的,知道自己活下来,自己的基因活下来,所以人有自知的细胞组成。人为什么有道德观念?人为什么有无私的行为?其实最终跟博弈有关,你利他可以利己。一旦想通这个之后,道德观念在人类社会就非常广泛。所以机器人继续往前走的时候,机器人就不是一个机器人了,只要它足够聪明。如果机器人懂数学,懂得博弈论,他就会发现利他也会利己。张首晟认为当机器人足够聪明的同时也会有道德观念。

鲁白则表示,脑科学对人工智能提供了一个理论。脑科学里有很多个理论,其中有一个理论,就是卷积神经网络。人工智能领域的几位大师把它用到人工智能里,就开发了深度学习。从此人工智能经历了第三个高峰,就是大家今天所见证的人工智能各种各样的应用。这两门学科原来是没有交互,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交互就产生这么大的发展,有没有必要让脑科学与人工智能有更多的交流?为此,清华专门开设了这样的课程。

现场提问踊跃

创业和失败不得不说的故事
周航认为,易到本身是成功还是失败,并不重要。没有永恒的成功。今天的成功可能就意味着明天失败的总和。人们十年前能想到如日中天的诺基亚的今天吗,不会。如果时间退回到2007年,人们会谈诺基亚的危机吗?没有人。包括在今天,有人会谈十年后苹果可能遇到的危机吗?也不敢谈。这就引发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,一个企业的成败没有永恒的定论。为什么是如此呢?周航觉得对以创新为终极意义的商业而言,所谓的创新就是试错。只要是足够的创新,就意味着会有足够大的风险。像跳高比赛一样,只要不断的挑战,终极宿命可不就是失败吗?不管是全局的失败,还是一个点的失败。

中国只有摆脱了以成败论英雄,全社会对失败有足够的包容、理解,甚至尊重,这个社会才能真正走向一个以创新为导向的创新型的社会,所有的创业者才敢去做更多真正有创新意义的事情。

盛景网联创始人兼董事长彭志强作为投资人,把中国比较主流的创新创业平台都投了,包括创业帮、Daydayup。他认为,真正的中国创新创业要想发展,资本特别重要,比资本重要的是赋能。靠赋能就要靠服务,如果没有服务,就无法为中小新创企业去赋能。彭志强希望能服务和帮助更多的中小企业,而不是仅仅帮助一千到两千家企业。

谈及创业,彭志强回忆:“我07年创业,08年的时候把自己投的钱花完了,把天使投资人的钱花完了,把找哥们借的钱花完了,账上只有50万,那个时候很痛苦。现在倒过头复盘有客观原因,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确实没有办法。这是外因,真正最主要的还是内因。太乐观了太理想化了,摊子铺得太大,不聚焦,什么事儿都想干。”他分析到,当时他创业第一天团队就一百人。对于很多人来讲这很奢侈。可是,当时他自己不觉得奢侈,觉得这是必须的。现在回头来看如果复盘的话,他认为还是要从几个人开始干起。

彭志强表示比较享受现在的状态,这个事情足够大,可以做很久,就是巴菲特讲的滚雪球。如果用十年的时间阶段来说下一个目标,彭志强希望盛景网联的市值达到一千亿,盛景嘉成管理的基金规模达到一千亿。

瑞德设计的创始人和CEO李琦表示,人生分两个阶段,第一阶段十年非常安静的非常专注的当好CEO,要把企业带成有生命力的公司,目前状态是:七点去办公室,每个月月初有五天的例会;日常从七点半开会到晚上九点,中午睡45分钟,就像当年做一个项目,用十年完成对企业的打造。第二个阶段是十年后想干什么?李琦表示,最近在故宫找到了,就是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。比如修缮一个房子花十年,别人可以享受很久的时间。对于设计师来说非常美,因为设计师的美不在于自己今天用这个产品,而是更多人在用。

现场座无虚席

对于设计和科技,李琦认为,只有五个字:只为好产品。他表示,设计需要吸收外在的信息,这个能量是你对设计未来的把握度和趋势,影响着技术层面的嫁接能力大大改变。2015年下半年李琦把瑞德定位成科技+设计,做科技型的创意公司,而不是创意性的设计公司。李琦一直在思考,互联网下面的销售模型是怎样的?这种渠道怎么搭建的?李琦发现,应该进入这些有技术背景的互联网圈。科技圈让他发现很多东西,因为科技改变很多表达场景,比如说微信。改变就创造很多可能性,这种可能性则能发现新的东西。目前,瑞德设计一直做战略性布局,这个持续成长的一块,叫产业创新设计院。包括轻智能交通、机器人、构建自己和技术的关系。

9小时的车轮战,带给现场观众、网友、以及现场嘉宾们的,不仅仅是大咖们不为人知的体验和领悟的分享,更是为大家打开了一扇窗,用新的思考方式,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自己,站在巨人的肩上看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