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学复兴美国行

文厨、郝义与霍金教授合影  拍摄于英国剑桥大学 

 

亲爱的长城会会员和支持帮助科学复兴的朋友们,如果三个月前,我孤独地选择独自驾车在中原大地上,呼吁科学复兴,还是一次堂吉诃德式的“行为艺术”,那么三个月后,从中国到以色列、英国这一路的梦幻之旅,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行为,什么是艺术,什么是行为艺术?

霍金教授告诉我,科学复兴的英文表述应为“New Scientific Renaissance”;物理学家张首晟教授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物质极大丰富让中国这片土地将有机会迎来科学复兴和文化复兴;神经学家鲁白教授说,科学是一种生活方式,一个真正的伟大国家复兴不仅仅是经济的复兴,GDP的复兴,而是科学复兴;李开复、张亚勤、张宏江、王坚和Tom Mitchell等等国内外科学科技领域有识之士皆给以积极乐观地鼓励,给力推动仅仅是“科学复兴”为口号的GMIC北京大会。会前,我提出了一个一个亿的“小目标”,即我希望全球一个亿人可以关注本次GMIC北京大会,关注“科学复兴”,而今天即使是最为严谨的科学家们,他们告诉我,仅仅GMIC北京大会霍金教授的演讲或许已经为这个世界上一亿人所关注!

为此,我自己都在想,这个客观世界是不是客观存在?科学复兴原本就是我们想一起营造的幻象?科学精神,科学家思维视野和思想,真得可以迎来属于她的新时代吗?科学会是整个人类的一种生活方式吗?

我决定继续这个幻象,或者我应称之为梦想的旅程,我决定继续上路,如果这个世界有大家相信的一个亿人在关注、在思考、在探索,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69亿人可以引起他们的关注、思考和探索吗?

这一次,我把目光投射到500年前人类发现的那片“新大陆”,一个称之为美国的地方。100天,拜访100位科学科技的有识之士们,以人类未来100年的名义,启迪智慧,探索未来……

未来的100天,拍拍行囊,我想去敲100位智者的智慧之门,从美国总统、世界首富、科技领袖,当然更主要的是美国这个国家那些各行各业最卓越的科学家们……

感谢大家在过去的三个月“搭手”让我前行,进行这样奇妙的“科学复兴”之路,我们的祖国也正在进行“一带一路”,国家走向强盛,中国科技创新也正在引领世界,加之大家的“搭手”,让我这个小邮差无比自豪,信心满满,但更多地是体会到沉甸甸地嘱咐和呵护,让我更加谦卑,什么是小,什么是以小见大。

这份谦卑,让我把目光也同时投向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,李白的洒脱,司马迁的深邃,孔孟之道的正气……,我想搭上他们的手谦卑的乐在其中地奋勇前行……

2017,

我们一起科学复兴……

 

文厨,2017年5月15日北京前往硅谷的夜